Agatha?

我只想做个安静的niào逗比✌

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可是就是无法控制,觉得紧张,觉得呼吸困难,其实就是对自己没信心,太自负。可是没人能理解,只能自己释放压力,可是要怎么释放,好像连吃也不能解决,果然我还是太差劲,临阵就想逃脱。不让我去健身,不想去游泳,没人陪我打羽毛球,不喜欢跑步,到底还能怎样! 真的好烦躁,头发也掉好多,是不是压力大加熬夜,好烦好烦


我现在好想就这么一直待在家里,一直逃避下去


越来越不能相信自己了,每当别人说谁谁是这样的时候,我都不太信,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选择相信那个谁谁,最终发现好像别人说的真的很对,突然发现真的很可笑。


我是真的不知道可以因为我的一个行为而弄出那么大的一件事情,是真的不知道啊...

快临近拍毕业照了,我还弄出那么大一件事我是不是猪啊!

这样下去我真的不敢交朋友了,不止一次有这种想法了,不如我一个人过吧,会不会少点纷扰。


我笑你坦白得那么早那么吵那么好 正好让我早一点康复 我笑分手听到耳熟 甚至亲切的地步 我笑我不想笑又怎样 都这样不这样不像话 诉苦太庸俗 也笑你 不容我假装糊涂                                                           〖我选择笑-信〗


人心不可随意揣测,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原本就是一件那么单纯的事情,现在,好像变样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可是,影响因素太多或许是无法避免的吧。顺其自然就好,都有自己的幸福就好。


〖关于失恋〗

    ◎我不是没有试过,我也会崩溃,也会一直哭一直哭,也会吃不下东西,也会不想去上课不想出门不想参加任何的活动。可是理性会让我想到我朋友在我身边,不想让她们担心,家人尽管不常在身边,但也不能让他们清楚了解。于是我选择在家人面前装作是普通分手,在朋友面前尽量装作我还可以,我会在她们面前笑,吃不下东西我也吃给她们看,尽管我真的吃不下吃了一口两口就放弃了,让她们知道我还没有放弃自己,让自己知道不能放弃自己,该上课时我还是去上课,该参加的活动聚会都会去,不一定要去的尽量不去…

    ◎可是其实我那时候真的很崩溃,上课的时候经常听着听着就会莫名发呆,然后脑子里开始浮现那些好的坏的回忆,然后就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我必须忍住了,装作流鼻涕或者装作困的样子之类的;中途下课的时候,我都非常想走出去走廊吹吹风,然后又想到还好好的时候每次去上课都会想着今天会不会遇见他,可不可以看见他在哪里上课,他上课的样子是什么样的,然后又必须强忍泪水,因为朋友会随即走出来,然后装作没事的样子,随便指一个人说“哇,那个人在干嘛干嘛好搞笑”之类的,又或者趁朋友不在旁边坐着的时候,只想一个人呆呆的坐着静静的发一下呆;那段时间中午几乎都是吃粥,因为完全没胃口就搅拌了几下,勉强吃了一两口,回到宿舍实在饿的不行就吃一下零食;晚上睡觉实在睡不着就一直坐在下面发呆,因为舍友都比较早睡,只有那时候我才能发呆发那么久,或者躺在床上不断刷手机脑里不断想想想然后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半夜实在睡不着就下床看看书,又或者跑到阳台静静的哭;有时候下午没事做就坐着发下呆,然后决定装一下看书,然后继续看着书发呆,继续想想想;要去参加聚会,但是刚好他又在,就只能装作没事不断的跟旁边的人讲话要不就不断的吃什么地方都不想看就怕看到他的身影,要是不小心看到了就会呆了几秒,然后又有想哭的冲动就装作要去厕所,偷偷把已经流出来的泪抹掉…

    ◎那半年的时间里,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只知道那一段感情是我用情最深的一次,我每天都不断的告诉自己要过得快乐要过得比他好。

    ◎在放假的时候我是最晚回家的那个,于是在某一天宿舍只剩我一个人的早上,我开始把他的东西全放在一个袋子里,如果可以真想烧了它,然后收拾到一半实在受不了了,每一件东西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于是我就坐在椅子上恨恨地大哭了一场,从早上哭到中午,后面的事我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那是我哭的最久的一次。

    ◎或许每个人都会经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我不知道他的下一任失恋后有没有我这种程度,我只知道在他找到下一任过了不久之后我就彻底对他死心了,因为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贱男人。

    ◎只是希望我的朋友,在你失恋后觉得生活太煎熬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你一定要想到,或许这个男人让你刻骨铭心,但是只要你们能分手就证明,你们不适合。早点摆脱他,一定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那个迟到的男朋友。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心塞,不想吃东西,什么都不想干… 心情当然是这样,可是也不应该为了一个人而不顾自己的身体,一天都不吃东西,我也有过这种感觉,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放弃我的身体,身体才是本钱,至少我知道日子还是要过,该笑的还是该笑,想哭的自己晚上躲着偷偷哭,白天要让别人知道我过得很好,晚上才自己默默地心塞。可是心塞过后,折磨完自己身体之后呢?不爱你的依然不爱你,最终只有也只能自己独自撑过。


说还爱着好像不至于,说放下好像又没有完全放下,看到急性肠胃炎还是有种冲动想立刻出现在他面前带他去医院,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怎么好像越长大泪腺越发达,明明只是觉得烦可是没控制住就流下来了,si bu si sa。怎么就不能理解我,是真的有念家的心。